汽车经济网

您的位置:汽车资讯 > 车经论道 > 人物 > 正文

俞经民“再难也要走出去” MG名爵今年海外销量目标再翻一番

“2019年,太难了!”2020年初始,中国汽车行业者用这样的话语继往开来,既有对过去一年的感叹,也有对新一年的期盼。当飞速发展不再,当增量市场变为存量市场,中国汽车市场面临巨大挑战,同样全球市场也变数颇多,已有多家全球车 ...

“2019年,太难了!”2020年初始,中国汽车行业者用这样的话语继往开来,既有对过去一年的感叹,也有对新一年的期盼。当飞速发展不再,当增量市场变为存量市场,中国汽车市场面临巨大挑战,同样全球市场也变数颇多,已有多家全球车企的领导对2020持不乐观看法。当大家都感到困难重重的时候,往往也存在异军突起的机会。

中国制造已在全球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中国汽车也可有所作为,中国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上汽集团就是其中的领军者,喊出了“走向世界舞台中央”的口号。2019年,上汽集团整车出口及海外销售35万辆,同比增长26%,占中国车企海外总销量的33%,“海外每卖出3辆中国车,就有1辆是上汽车!”上汽集团连续4年蝉联中国汽车海外销量冠军,旗下MG名爵品牌的表现抢眼,2019年总销量29.8万辆,其中海外销量全年累计13.9万辆,比前一年增加了90%,位列中国品牌海外销量第一。

目前,上汽已在美国硅谷、英国伦敦、以色列特拉维夫建立起3大创新研发中心,在泰国、印尼、印度建立了3座海外整车制造基地,建成95个海外零部件基地,以及包括欧洲、南美、中东、北非、澳新和东盟等在内的12个区域营销服务中心,在全球设立500 多个海外营销服务网点,打造了4家海外物流分公司和3条远洋航线,在印尼成立多元金融公司。如此,上汽“基建”日趋完善,MG名爵逐渐形成立足泰国、辐射东盟、面向全球的海外建设,国际化发展路径更为清晰。

上汽乘用车公司副总经理俞经民认为“难”是客观事实,再难也要走出去。首先,要有迎难而上的勇气,上汽人的愿望是“把跨国经营、全球经营做成中国人的骄傲”。有心愿更有行动,海外市场跟中国市场的共性是用户为上,产品首先要做好,无论是燃油车还是新能源车,MG名爵的基本属性都很到位。

在这其中,品牌和用户的沟通很重要,MG名爵从历史的积累到现在和用户的沟通、互动都是很到位的。“MG名爵作为百年国际品牌,是非常有底蕴的,是很有生命力的,不仅名爵车型本身能够让用户心动和产生共鸣,它的品牌本身也是在全球市场具备普遍号召力的,海外消费者对于名爵品牌本身有着心理上的亲切感和认同感。”

在上汽看来,“出海”不是”出口”,要以成功的国际品牌为鉴,比如上汽的两大合作伙伴:大众和通用,当年他们不远万里来到中国,肯定不是只为出口汽车到中国,大众和通用是打造适应中国的产品、服务营销体系的 ,这些都被上汽人一点点记了下来、学了过来。现在要学有所有,俞经民认为上汽出海,凭借整个集团的实力,更重要的是战略上的体系化能力。

做海外市场比做中国本土更难

好的品牌、好的产品、好的战略,一定会针对特定市场推出差异化的产品,在海外市场既要达到全球化的品质,又要达到所在细分市场、所在国家的特殊要求。上海汽车国际商贸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兼副总经理赵爱民用自身经历阐述了另外一种“难”,上汽近年在中东六国增长很快,每年都能翻一番,但是中东地区复杂的地缘政治环境,让很多国内优秀的人才也难以适应。后来选了长期国际经营的海外职业经理人,MG名爵用了两年时间成为中国品牌在中东第一。

“任何一个集团、任何一款产品在国际化的过程中,都要经历和本土文化融合的过程,不是说有好的产品就可以很好的卖出去。这种文化适应能力是我们海外走出去当中最难的。”赵爱民坦陈“中国不缺强大的工程,不缺强大的制造,但是缺适应海外当地文化的人才”,这将是上汽出海今后最重要的工作。

在说到产品怎么贴近用户时,赵爱民表示“经过几年的全球发展,我们对产品的认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上汽走到60多个国家,有500多个网点,“神经末梢”遍布全球各大洲,所以可以捕捉到一线的信息,比如右驾市场、左驾市场、发达地区、欠发达地区,不同的需求是什么,反过来映射到上汽海外三个技术中心,英国的中心、美国的中心、特拉维夫的中心,来影响我们的开发,以适应全球不同地区的需求。

MG名爵品牌面对国际大牌的竞争力

相比于国内市场,以MG名爵为代表的上汽乘用车出海遇到的竞争更激烈,在面对国际大牌时需要有更强的竞争力,在此之前MG名爵拿了欧洲碰撞安全的“双五星”、EZS和eHS两款新能源汽车也都被严格的欧洲市场认可,这些是一方面。俞经民认为MG名爵品牌的竞争力还体现在三个方面:全球化基因、运动基因和新四化。

名爵获得欧洲“双五星”安全认证

再过三年,MG名爵品牌就诞生一百年了,在全球汽车工业中也占据很大份额,能够在百年后还在全球经营的汽车品牌不多,这是让上汽格外珍惜。秉承Safety Fast的理念,越运动越有操控、越有性能,再加上智能给安全加分,名爵会越来越安全。always YOUNG的名爵始终是年轻人的梦想座驾。

上汽的新四化,不仅有新能源,更有智能网联、自动驾驶。俞经民用MG名爵在泰国市场举例,“萨瓦迪卡,打开天窗”没有问题,一位挪威的知名博主,他在泰国用过了MG的语音功能,就希望在欧洲也能享受。其实,这都没有问题。在2019年的法兰克福车展上,全球知名的供应商博世曾联合MG发布了最新的L2+自动驾驶技术和搭载这一技术的全新MG ZS,也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多款全球车型投入海外市场,销量目标比2019年再翻一番

虽然2020年全球车市依然不够乐观,但上汽集团全球化还将进一步提速,海外销量目标在2019年基础上还要有大幅度增长。赵爱民透露这个小目标是MG名爵品牌在13.9万辆的基础上再翻一番,包括海外基地(印度、泰国、印尼)的生产量也要翻番。最重要的市场是欧洲地区和英国,目标是抢占战略的机遇期,也就是电动化。

名爵ZS车系

产品层面,赵爱民表示2020年MG名爵多款新车将继续出海,比如在印度市场,会有纯电动EZS和全新ZS;已经登录欧洲市场的纯电动EZS和插电混动eHS也将扩大至澳大利亚等地区。2020年,上汽还将有2-3款车进入欧洲市场,并将拓展新加坡市场,进一步辐射东盟,还将代表“中国国家队”参加迪拜世博会,成为中国馆唯一一家汽车制造公司。2025年,上汽定下出海规模100万辆的“小目标”,步入更加值得期待的新世纪的“25年代”。

曾几何时,中国制造走出去,还只是产品层面,尤其是当国内市场饱和卖不掉时,就把产品出口到海外。在俞经民看来这是很初级的,很难持续下去。上汽的出海从战略、文化、基因上都是要搞体系化,要弄清楚品牌是什么?产品是什么?服务是什么?怎么持续发展?以MG名爵而言,目前有8个万辆级区域市场,总共12个区域营销总部,都要做好体系,不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去了就不想回来,还要赢得海外市场的称赞,这样愿望才能一步步实现。

责任编辑:综合报道
关联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