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经济网

您的位置:汽车资讯 > 车经论道 > 人物 > 正文

小康集团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勇:金康SERES 汽车新制造

9月20-21日,由中国人才研究会汽车人才专业委员会指导,国家特聘专家汽车组及盖世汽车主办的"2019(第七届)汽车与环境创新论坛"隆重举办,论坛以一个主论坛加四个平行论坛的形式,携百名行业权威嘉宾,共同探讨中国汽车产业在 ...

9月20-21日,由中国人才研究会汽车人才专业委员会指导,国家特聘专家汽车组及盖世汽车主办的"2019(第七届)汽车与环境创新论坛"隆重举办,论坛以一个主论坛加四个平行论坛的形式,携百名行业权威嘉宾,共同探讨中国汽车产业在转型升级的新形势和新常态下,整车厂与零部件企业协同创新、升级做强、共同应对严峻市场和产业变革挑战之发展路径。以下为小康集团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勇先生的演讲内容实录:

小康集团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杨勇先生

今天非常高兴能分享一下我们在汽车新制造方面的实践,刚才两位教授演讲的非常好,正好给我下面的内容作一个铺垫。

我今天有三个内容,首先看看我们是谁。小康集团是大型的民营造车企业,是中国企业500强,是A股上市公司,成立于1986年,有员工超过15000人。小康下面有两大事业板块,上方是汽车事业群,和东风有一个合资企业,主要从事传统燃油车的研发、生产、销售、服务等业务。这个图的下面是我们的智能汽车事业群,这是我们今天要谈的重点,主要从事智能电动汽车的研发、生产、销售、服务等业务。金康SERES下面有美国SERES,从事打造SERES品牌的智能电动汽车;右边是科技中心,主要是做电动汽车的量产性研发工作;中间是金康SERES两江智能工厂,承担SERES品牌的智能电动汽车制造业务,再右边是金康动力,为SERES品牌的智能电动汽车提供三电系统。

这是我们金康SERES的发展历程,在2016年1月我们在美国硅谷成立了美国SERES公司,2017年1月我们获得了国家发改委的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在2017年4月与美国密西根大学成立智能驾驶网联车联合研究中心,2017年6月收购位于美国印第安纳州AMG民用车工厂。2018年1月获得美国加州自动驾驶测试牌照,2018年3月在美国硅谷总部举办了全球技术首发,展现了两款概念车型,其中一款SF5于2018年7月登上央视《机智过人》栏目,完成在中国的首秀,今年的4月两江智能工厂正式投产,同时举行SF5全球首发,至此SF5上市进入了倒计时的状态。

这是我们的全球布局,在美国硅谷有我们美国SERES的总部和研发中心,研发中心主要从事电驱动和智能驾驶研发,在美国密西根州有整车研发中心,这个主要从事车身、底盘、内饰等方面的研发,在印地安纳州有我们的生产基地,在日本东京有电芯研发中心,在北京有我们专门针对中国的道路环境和法律法规的自动驾驶研发团队,在重庆有金康SERES科技中心以及两江智能工厂。这样的产业布局为我们形成了由美国主导研发、由中国主导制造的产业闭环。

什么是汽车新制造呢?新制造是马云在2016年提出的一个概念,他当时提出了五新概念,新零售、新制造、新技术、新能源、新金融。汽车新制造是马云新制造概念在汽车技术领域的应用。汽车新制造是一种以用户个性化需求作为出发点,以智能工厂柔性制造作为保障手段,以开放共享的产业生态链作为基础,以数字驱动全产业链高效运作的创新创业模式。

汽车新制造首先是以用户为中心,以满足用户个性化需求做一种目标,要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必须要有智能工厂作为手段,通过智能工厂实时在线,对用户的个性化需求做出敏捷的反应。但是单靠一家企业单打独斗不行,我们要以开放共享的产业生态为基础,快速地组织产业链上下游生产要素,以实现C2M规模化定制生产交付。汽车新制造不是一个静态的概念,而是一个动态的概念,企业要对产品和服务进行不断更新迭代,来满足用户日益变化的个性化需求,持续为用户提供高品质的产品和服务。

小康为什么要打造汽车新制造?这里有多方面的原因。从市场来说,产能过剩,销量下滑,市场竞争加剧,产品同质化严重。从消费来说,用户消费主权意识增强,更注重个性化、定制化、品质化、体验化消费。从运营来说,传统模式效率低下,生产要素成本上升,利润空间不断下降。从技术来说,人工技能、5G、大数据、云计算也为制造业转型升级提供了支撑。汽车新制造不仅有必要性,也有可行性。

要实现汽车新制造,必须要让产业链上的要素实时在线,这些要素包括用户、市场、经销商、资本、企业、工厂、供应商、产品。汽车新制造就是要打通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实现要素互联互通。产业链上要素互联互通有助于拉近合作伙伴的距离,形成紧密的产业联盟,共同服务于终端用户。产业链上要素的互联互通有助于市场信息的精准快速传递,帮助企业把握稍纵即逝的商机,最后产业链上要素的互联互通有助于企业把握住整个产业链上各个环节的活动,做出正确的决定,及时地调整,响应个性化的用户需求。

在传统的制造模式下,信息的流动是单向的,从研发到采购,采购到物流,物流到制造,制造到销售,最后到售后,这个信息流动没有形成闭环,而且用户也只参与价值链后端的活动,并且是被动的接受产品和服务。在汽车新制造的模式下,产业链各个环节间的信息流动是双向的,通过与数据中枢的交互形成了产业链各环节之间的连接,同时在数据中心引入用户,使用户和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发生关联,用户可以通过对产品偏好的表述影响研发,通过对定制化产品订单的下达来影响制造。所以用户不仅仅参与价值链后端的活动,也参与价值链前端和终端的活动。用户也不是被动地接受产品服务,而是主动地参与到产品价值的生成过程中。在汽车新制造的模式下,不仅有信息的小闭环,还有信息的大闭环和中闭环。

在汽车新制造的模式下,数据是核心,把人类世界、物理世界、虚拟世界有机地融合为一体,人类世界通过数据把物理世界转化为虚拟世界,通过虚拟世界来对物理世界进行感知、分析和决策,并通过数据对物理世界下达指令和进行调控。通过数据把物理世界转换为虚拟世界,这叫业务的数据化,通过数据对物理世界进行感知、分析、决策、调控,叫数据的业务化。业务的数据化是基础和前提,但是数据的业务化是最终的目的,是价值产生的过程。

汽车新制造有四大典型特征,智能化、柔性化、定制化、透明化,智能化是前提和基础,派生柔性化、定制化和透明化。智能化就是智能生产、智能采购、智能物流、智能营销;柔性化就是企业对用户个性化需求做出快速响应的能力,企业通过对自身内外部环境的学习,来对生产内容和节奏进行调解;定制化就是按需生产,以规模化的方式满足用户个性化的需求。这里我强调规模化,因为小批量的定制化生产由来已久,但是规模化的定制生产只有智能制造、汽车新制造能够实现;最后是透明化,透明化就是让用户对定制化产品的生产过程进行实时的了解,这也是智能化提供信息的快速传递产生的一种新的能力。

相对传统制造,汽车新制造有诸多特点。从关注点来看,传统制造是以自我为中心,以实现自身价值的最大化作为目标。而汽车新制造是以用户为中心,以实现用户的价值最大化作为目标,通过实现用户价值的最大化,来实现自身的价值。从生产组织上来看,传统制造是以自己的能力作为出发点组织生产,有什么样的能力,生产什么样的产品。汽车新制造解决了生产能力的问题,可以从用户的需求出发来组织生产,用户需要什么,我生产什么。从这个制造模式上来看,传统制造是规模化的方式生产一模一样的产品,而汽车新制造是规模化的方式来生产不一样的产品。最后从用户的关系上来说,传统制造和用户的关系一次性购销关系,产品一旦售出以后,企业和客户的关系基本割裂。在汽车新制造模式下,企业和用户的关系是持久的价值伙伴关系,产品售出以后,企业继续跟踪用户,为用户创造新的价值增长点。

企业要实现我们所提到的汽车新制造,还需要三个方面的变革,第一个就是技术变革,就是把人工智能、大数据、5G、软件、芯片融合到制造的过程中出。同时企业还要进行思维变革,企业首先要学会设计思维,所谓的设计思维就是站在用户的角度看待问题,思考问题和处理问题,其次企业要学会运用生态思维,把产业链各个相关方视为命运共同体,甚至将竞争对手视为产业生态当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最后企业要学会运用迭代思维,要对产品和服务进行持续不断地迭代,来满足日益变化中的个性化需求。最后企业要进行组织上的变革。传统制造的中央控制和垂直一体化的组织架构已经不能适应快速变化的市场条件,汽车新制造要去中心化,构建扁平化的组织,打造一体化的前中后台运作模式,这样才能快速响应用户需求。

汽车新制造是制造,也是制造+服务,制造比重会逐渐减少,服务比重逐渐上升。在汽车新制造当中,企业与用户的关系不再是购销关系,而是新型的价值伙伴关系;在汽车新制造当中,企业还需要打造从用户到用户的闭环价值链,从用户的需求出发从事研发,研发影响制造,制造影响销售和服务,在服务过程当中再对用户的需求进行第二次认识,再影响研发,从而形成周而复始的产品和服务迭代和更新。最后企业在汽车新制造的模式下,不再以个体的方式参与竞争,而以产业链的模式参与竞争,谁能够有效地组织产业链的生产要素,谁就可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

下面再看看我们金康SERES在汽车新制造方面的实践。汽车新制造涉及产业链互联互通的三个层面,工厂、企业和产业。金康SERES也将通过三步走的方式实现汽车新制造。在工厂层面,汽车新制造要打通的是机器与机器、人与机器、车间与车间、工厂与工厂之间的互联互通,我们把这样的互联互通叫做汽车新制造的1.0版本。在企业层面,汽车新制造要打通研发、采购、制造、销售、服务各环节,并与用户实现融合,我们把这个层级的互联互通叫做汽车新制造的2.0版本。最后在产业层面,汽车新制造要打通企业和企业之间的关联,构建动态调节的供应链体系,我们把这个层级的互联互通叫做汽车新制造的3.0版本。目前金康SERES已经实现了工厂内部的互联互通,我们已经实现了汽车新制造的1.0版本,我们正在打造2.0版本,也在探索3.0版本。

作为全球汽车新制造的布局,我们在重庆两江新区,按照工业4.0的标准打造了金康SERES两江智能工厂,投资40亿人民币,年产量15万辆,今年4月份正式投产。与此同时,我们也收购了位于美国印地安纳州AM General民用工厂,它具有先进的工艺设备,富有经验的管理团队,技艺娴熟的员工队伍,是高品质的制造工厂,目前我们正在对这家工厂进行数字化的转型,使之与两江智能工厂相匹配。

我们的两江智能工厂具有高度的智能化,拥有超过1000台机器人,其中包括全国首例七轴喷涂机械臂,高度的智能化,不仅提高了工厂运行的效率,同时也为我们提供了产品质量的保障。这个工厂可以说是中国领先,世界一流,实现了智能化、柔性化、定制化、透明化。

作为工厂透明化的实践,我们可以让我们的用户通过手机APP来对定制车辆进行全程的追溯,从一个螺钉到整车。比如说用户可以通过APP查询每一个部件供应商的信息,也可以通过APP对车辆的每一道检测质量结果进行查询,从而建立起对生产流程和产品质量的信心。

我们两江智能工厂已经成为了重庆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靓丽名片,央视《新闻直播间》在7月28日以“机智的工厂,开启高端制造时代”对我们两江智能工厂进行了报道。8月15日《人民日报》又以《车间里都是机器人》的标题对我们两江智能工厂进行点赞。

这个视频就是对我刚才讲述内容的详细展示。有了好的工厂,还需要好的产品。我们经过三年打造,研发了新电动轿跑SUV SF5,它定位于5座高性能SUV,目标客户群体是城市中产和白领精英,具有两驱和四驱的选择,同时,也有纯电和增程的两个版本,计划今年第四季度在中国上市。

这是我们的电驱动平台,左边是纯电平台,这也是特斯拉和诸多中国企业采用的平台,这个平台的优点就是节能、环保、有良好的驾乘乐趣,但是弱点就是在充电设施不健全的区域,有充电难,里程焦虑的用户痛点。为了解决用户的痛点,我们又打造了纯电动平台,增加了增程式系统,同时还保留了纯电平台的驾乘乐趣,这个增程平台是中国充电设施不健全情况下比较良好的选择。

这是我们的纯电平台,具有3.5s百公里加速,500+KM综合续航,510Kw/1040Nm最大功率和扭矩。这是我们的增程平台,在城市通勤的情况下可以采用纯电模式,从而实现零排放、零油耗,在长途旅行当中可以切换到增程模式,从而解决用户的充电难和旅行焦虑的痛点。这个增程平台有4.8s百公里加速,150km纯电综合续航。这款车搭载了AliOS2.0版本的智能交互系统,具有AI自学习的能力,同时实现全车的自然语言交互。它还满足中美欧三地最严苛的安全标准,通过了100项极限安全测试。

在我们交付之前,要完成500万公里的路试,去年夏天在新西兰进行了反季测试。今年冬天在黑河和牙克石再次进行冬季测试,今年4月完成了从重庆到拉萨往返5000公里的测试,在西藏高原上我们的SF5没有高原反应,没有性能衰减,没有里程焦虑。目前我们正在进行川藏新一万公里的专业体验。

请大家看一个SF5小视屏。可以这么说,我们的车不仅有好的技术内涵,还有非常好的颜值。我们实现车交付的时候,我们将采取先体验、后定制、再交付的营销模式。先体验就是让用户体验来发现他们对车配置的偏好,通过定制来为自己量身打造所喜欢的产品,通过智能的工厂实现千车千面个性化交付。

到2025年之前,我们将累计推出25款车型,其中包括SUV、轿车和MPV,在不同的品类和不同层次上满足用户的需求。在2025年到来之际,我们将推动“新电动蓝天计划”,就是电动化和油电同价。 电动化指我们的产品在不同程度上要实现电动化。油电同价指我们的电动车将与同级的传统燃油车保持同等价格。我们第一步要做到的就是电动车要和同级别的国际品牌燃油车保持同样的价格,我们第二步要做到的是我们的电动车和自主品牌的燃油车保持同样的价格水平。当我们能做到第二步的时候,我们相信我们的智能电动汽车一定能够走进千家万户。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综合报道
关联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