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经济网

您的位置:汽车资讯 > 车经论道 > 人物 > 正文

诺博汽车杨伟奇:定位多元化发展,以高性价比产品征信客户

将旗下零部件产业一分为四,成立四家独立公司,即诺博汽车、蜂巢易创、蜂巢能源以及曼得电子电器,并交付于市场,是长城汽车于2018年作出的重要决策。可谁知,2018年的车市寒冬并未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转暖,汽车产业加速洗牌,独 ...

将旗下零部件产业一分为四,成立四家独立公司,即诺博汽车、蜂巢易创、蜂巢能源以及曼得电子电器,并交付于市场,是长城汽车于2018年作出的重要决策。可谁知,2018年的车市寒冬并未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转暖,汽车产业加速洗牌,独立后的诺博汽车,与长城汽车之间配套关系是否发生转变?又该如何应对车市严寒?未来是否也会独立融资完成上市?针对以上问题,在2019年法兰克福车展期间,诺博汽车业务拓展副总裁杨伟奇先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做出了一一解答。以下是采访实录:

记者:目前全球车市遇寒,整车及零部件企业裁员、关厂已成为2019年最流行的话题,对此,诺博汽车怎么看到这个问题?

杨伟奇:从2018年开始整体的汽车行业下行的压力非常大,2018年整体上成品车大概是销量2281,下滑将近5.78个百分点,2019年上半年整体的业绩表现也不台理想,就中国市场来说各个主机厂为了生存打价格战,甚至一些车企被淘汰迹象非常的明显,所以从整车厂的角度来说压力来说非常大,当然这种压力也会进一步的迭代传递到零件企业,对于我们零件行业来说的话,这个寒冬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首先在这种价格压力下,我们面临很大的生存挑战,这就要求我们把自己本身的潜力充分发挥出来,打造自身强健的体魄,建好内功才能在在这个残酷的市场环境下生存下来,原来长城的四个零件模块主要是服务于长城汽车,我们零部件模块独立以来也在积极开拓外部市场,目前的整个汽车行业环境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机会,在市场环境压力下,各个主力厂都在积极寻求一些有竞争力的、高性价比的供应商,对于我们诺博汽车来说我们有二十多年在汽车内外饰行业的积淀,通过市场竞争检验我们在内外饰产品零件行业整体的性价比非常有优势,综合竞争力是非常好的,我们在外部市场开拓方面已经拿到一部分的客户订单,我们对于未来外部市场的开拓也是充满信心的。所以现在的汽车大环境对我们来说是机遇和挑战并存。这是我的见解谢谢!

记者:请问目前诺博汽车整体业务结构是仍以长城汽车为主还是有自己独立向外拓展的业务内容?

杨伟奇:现在已量产的业务以长城为主,未来业务的话,诺博汽车已经和国内、外主流企业开展业务交流合作,并且获得部分企业业务订单;同样也在和欧洲、日本等一些头部企业做深入的沟通交流;同时也正在加强与轻量化、智能化、互联网等方面的同行业深度合作,实现技术创新、协同发展新业态。结合市场推广需求,诺博汽车将持续从工厂运营交付、品质管理、售后及客情维护等维度加快海外服务规划,搭建海外服务体系,打通国内信息沟通渠道,打造服务型“团队营销”的架构模式,满足对多元化顾客服务的需求。

记者:诺博和长城汽车之间的合作是会纳入一个集团体系,还是作为一个独立公司来运行?

杨伟奇:他是一个独立的市场化的运行公司,从去年开始已经开展了业务剥离,截止到目前业务已经完全剥离出来,后续接触整体的策划进度会逐渐地剥离出来,将来完全的市场化公司也是全球的主机厂。

记者:独立后,长城汽车与零部件企业之间的配合会达到怎样的程度?是仍然继续交给诺博,还是也会采购其他公司产品?

杨伟奇:从零件独立以来,长城的整个采购系统是逐步的对外开放,这一年来说实话我们也直面外部的竞争,虽然说给我们带来了压力,但更多的是给我们带来了收获,一方面收获很大,体验市场化的压力,包括促进了产品成本、产品技术竞争能力、服务能力改善提升,第二个经过这一年的外部的竞争,吸收了外部客户的体系、质量要求、同步研发的流程体系要求,结合外部客户完善的体系,完善我们诺博现有的研发、生产和服务,有助于我们服务号内外顾客,也更加坚定我们的信心,其实我们在做尤其像座椅,内饰的产品,无论是技术实力还是性价比来说还是比较有优势的,这一年以来我们主要的产品,当然我们通过市场化运行主要的订单还是我们的获得的,当然也有一部分的外国客户进入,整体来说长城汽车对外开放,我们对外业务,对长城汽车、我们零部件公司都是有益的促进和提升的,让我们公司朝着良性的健康方向发展。

记者:未来诺博汽车是否有独立融资或是上市的计划?

杨伟奇:公司同样也有独立上市的规划,其实从去年独立以来,公司最大的转变我们是一个开放的公司,在合资合作这方面,多元化股东,多元化客户主要靠我们市场销售这一方面主要的实现,多元化股东也和一些公司和基础,但是我们更倾向于可以在这种业务或者是说市场和技术当中应用伙伴开展一些合作实现我们国家这种优化,从去年到今年来说,应该行业里面,包括全球的一些主要的内外市场,包括电子领域的一些投入及我们都开展过接触和交流,也在探讨一些资源互补或者资源合作的方向,现在有几家也在谈,因为没有最终的确定,总体来说我们也有未来独立市场的规划。

责任编辑: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