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经济网

您的位置:汽车资讯 > 车经论道 > 人物 > 正文

零跑朱江明: 做中国汽车业的“优衣库”

“真正规模化的东西价格不会很贵,它必然是以一个相对低廉的大众化售价,集审美、舒适、质量于一身。零跑汽车不做 杰尼亚 ,要做就做中国汽车里的 优衣库 ,人人都买得起,却又安全、智能、有颜值。” 零跑汽车创始人朱江 ...

“真正规模化的东西价格不会很贵,它必然是以一个相对低廉的大众化售价,集审美、舒适、质量于一身。零跑汽车不做‘杰尼亚’,要做就做中国汽车里的‘优衣库’,人人都买得起,却又安全、智能、有颜值。”

——零跑汽车创始人朱江明

本期采访嘉宾个人简介

零跑朱江明,零跑S01

做中国汽车里的“优衣库”,零跑汽车创始人朱江明,一位从安防领域跨界而来的新造车势力领袖,用这样别具一格的抽象描述来定义自己的造车理念。在他看来,真正能做大做强的产品绝对不是仅供少数人消费的奢侈品牌,它必然是以一个相对低廉的大众化售价,集审美、舒适、质量于一身,“优衣库”正是这样的一个品牌。

当然,零跑汽车要同“优衣库”一般源源不断向大众用户输出极致体验的高性价比产品之前,还得像“华为”一样,掌握全面的核心技术;像“丰田”一样在制造和运营层面不断精益求精。见贤思齐,朱江明的创业,从来都是饱含学习与创新。

与其更好不如不同

与“优衣库”理念相对应的,是零跑汽车旗下第一款量产车型S01,这款补贴后售价十万出头的电动智能轿跑,单是外形上就独树一帜,饱含着科技与运动的跨界之风;同时,“指静脉门锁”、“人脸识别”、"自动泊车"等一系列当前高端车型谨慎使用的智能化黑科技,亦可轻而易举的俘虏个性鲜明的当代年轻人。

零跑朱江明,零跑S01

而零跑汽车这样处处与众不同的风格其实是源自朱江明的跨界之旅。

在创建零跑汽车之前,朱江明是大华股份主要创始人之一,十几年的IT行业生涯,让他深刻的体会到电子产品的精髓正是“与其更好,不如不同”,创新才是产品源源不断的第一竞争力。而当前汽车行业正在经历一场以智能汽车电子产品为核心的技术变革,越来越快的产品变更无限贴近IT行业的发展脉络,甚至在朱江明眼中,饱含智能部件的当代汽车从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电子产品。

鉴于中国汽车自主品牌的巨大发展空间,以及汽车产业智电化变革衍生的绝佳创业机会,在智慧交通领域沉浸多年的大华股份,一举切入智能汽车领域,也将IT产业的优质基因带入了汽车行业。

零跑汽车的“IT基因”

时间回到2015年,彼时国内汽车行业正值SUV车型大红大紫,电动智能化变革初具苗头之际,以电动智能汽车为契机诞生的新造车势力大多也以SUV作为主打车型,但零跑没有。深谙电子产品竞争规则的零跑汽车拒绝扎堆SUV大军,选择了另一款相对冷门的车型——轿跑。

而冷门就一定没有市场么?朱江明并不这样认为,在他看来,只要找到与消费者切合的应用场景,只要产品足够优秀,冷门亦成热门。

零跑朱江明,零跑S01

与其更好,不如不同,除了首款量产车型,零跑汽车与其他新造车势力不同的还有供应链的打造。2015年入局,毫无汽车背景的零跑,居然选择自己设计研发包括三电在内的电动智能汽车核心技术,尤其是对自动驾驶感知、决策、执行层关键技术实现自主研发全覆盖,是国内自动驾驶领域少有的拥有完整自主研发能力的整车厂商之一。

对此,朱江明的解释是,首先零跑有这方面的基础,大华本来就在智慧交通领域深耕多年,在芯片和传感器领域有深厚的基础;而且零跑也并非所有的部件都自己生产,比如电池壳体,电机定子、转子等比较基础又比较标准化的部件;又比如ESC、车身控制和电子刹车,这些机电一体化的东西,十分依赖其可靠性,需要长时间的实践和积累的部件,零跑都会选择和第三方零部件公司合作。

更为重要的则是,掌控更多的部件有利于产品的创新。随着智电化推进,汽车产品的变化只会越来越快,与其频繁的整合各个部件的供应商,不如自己来,这样会有更快的效率去改进和创新。

当然,知易行难。无论出于怎样的初衷,有着怎样的凭仗,从无到有的拉起一条供应链都必然布满坎坷。如今,IT产品思维下,“与众不同”的零跑S01,已正式发布,预计今年2季度进入交付阶段。按照朱江明的预计,2019年零跑S01交付1万辆问题不大,哪怕是人心惶惶的车市下滑与补贴退坡,也不会对新能源汽车以及零跑的规划造成太大的影响。  

零跑朱江明,零跑S01

以下是“C-Talk奋斗2019”系列之零跑汽车创始人朱江明的采访实录,以供参考。

记者:您从安防领域跨界到汽车领域,是基于怎样的考量?

朱江明:首先是我觉得当前汽车产业的自主品牌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而汽车工业正处于智电化的时代变革中,会衍生出很多机会。尤其是智能电动汽车其实是和电子、电控强相关的产品,电子和电控恰恰是大华股份十几年来最擅长的领域,从智能驾驶的角度去切入汽车领域,我觉得机会比较大。

记者您在很多场合称零跑用看待电子产品的眼光来看待汽车,这种看法的根据是什么?

朱江明:主要是因为汽车产品的变化比较大,而且这种变化主要集中在很多电子零部件上,比如ABS,ESP,或者是导航等;反观传统部件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优化空间不大,掌握的人也很多。汽车产业这种基于电子零部件的变化往后只会越来越快,所以我们更倾向于把汽车看成一个电子产品。

记者零跑汽车的供应体系是怎样的?

朱江明:零跑的供应链体系和特斯拉很像,核心的零部件都是自己做的,电池(PACK)、动力系统、互联、智能驾驶。

记者零跑2015年才开始组建供应链,是如何做到核心部件都由自己生产的呢?

朱江明:首先零跑并不是从零开始的,这个时代,汽车的窗口其实是雷达、传感器之类相关的电子产品,大华做了十几年的智慧交通,对于雷达等传感器及其控制非常擅长。而其他核心领域,我们坚持自己设计,但其中电池壳体,电机定子、转子等比较基础又比较标准化的部件也是请其他供应商生产。

记者很多传统车企引入了很多博世等国际一流零部件公司,零跑会和这些公司合作么?

朱江明:零跑擅长的会自己生产,不擅长的东西也会选择去合作,比如ESC、车身控制和电子刹车,这些机电一体化的东西,十分依赖其可靠性,需要长时间的实践和积累,而且和安全息息相关,就会和第三方合作。

记者您讲到零跑核心的利润点都是自己在做,那零跑的第一款车型S01,它在电子领域的成本占比大概多少?

朱江明:这还是要看生产规模的,没有量的支撑,成本优势是体现不出来的。相比减少成本,零跑自身设计更大的目的还是为了创新,汽车产品的变化会越来越快,与其不断频繁的整合各个部件的供应商,不如自己来,这样会有更快的效率去改进和创新。

记者安全这一块,零跑是怎样做的呢?

朱江明:传统汽车领域的被动安全,零跑自然会做好,主动安全方面,零跑汽车每辆车都标配有雷达,包括一些视觉系统,至于数据安全,零跑主要是和阿里、安恒合作。

记者电子产品的供应链和汽车产业的供应链有什么异同?

朱江明:电子产品更加碎片化,它的零部件更多,品种和品类也更加繁复。比如大华去年236亿的销售额,产品大类高达几千种,小类则有几万种,管理难度非常大;而汽车不一样,汽车零部件相对少一些,但是品质要求更高,也更规范,需要更严格的管理。

记者2015年正是SUV爆红的时候,零跑为何选择轿跑?

朱江明:新造车势力的第一辆车适合做品牌,零跑不希望自己淹没在SUV的浪潮中,用一些差异化的定位去吸引消费者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另一方面,冷门未必不好卖。

记者零跑如何影响到C端,其销售模式是什么?

朱江明:主要还是用产品力去说话,在销售模式上采用传统和新零售相结合的模式,特色是,零跑会找区域合作伙伴,以区域为单位,同一个区域内只会有一个合作伙伴。

记者零跑进入汽车领域三年多,有哪些和您最初的预想不一样?资质问题会比较头疼么?

朱江明:其实还是蛮多不同的,最大的感触是政策的干预比想象中大的多,对企业自身造成了很大的束缚。资质对新进入者来说会比较难,但相对的,也会限制新进入者的数量。囿于资质,我们的金华工厂仅在生产零部件,整车由长江汽车代工,但实际上,品控依然是自己为主,基本接管了生产。

记者如何看待2018年车市下滑和新能源退补?

朱江明:车市下滑是暂时性的,汽车需求始终存在,未来的年销量大概在4000-4500万辆之间,但消费习惯可能会发生变化,汽车将不再是一个身份象征,而是一个代步工具或者是个性化的爱好。补贴退坡会对产业造成一定的影响,但不会太大,新能源的发展趋势已经成了不可逆转的现象。

记者2019年市场预测也不是很好,还是会负增长,这个会对零跑有影响么?

朱江明:我觉得影响不大,大家对新能源其实还是蛮乐观的。一个是特斯拉的阶段性成功,一个是中国市场的表现,还有就是现在一线的车企都在全力以赴的快速跟进新能源产品。新能源汽车尤其是纯电动已经成了一个非常确定且高速发展的方向,零跑站在这条路上不会受到太多整体车市的影响。

记者您如何看待增程式、氢燃料、和纯电等不同技术流派?零跑的规划是怎样的?

朱江明:纯电动会是最合适的技术路线,零跑也会坚持纯电动。目前零跑的第一款量产车型S01会在今年第二季度开始交付;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会推出一款类似于mini,smart四座那样的小车;后续我们还会推出类似于特斯拉model 3、model y的那种主力旗舰车型。

记者零跑吸引的人群主要是哪一类人群?

朱江明:还是年轻人为主,目前的定位是家庭的第二辆或者第三辆车,这主要是因为现在的充电设施还不够完善,未来可以覆盖到所有群体。

记者现在中国车企比较多,未来趋势如何,您对零跑十年后的预期是怎样的?

朱江明:肯定会越来越少。现在已经有好几个原本中下游水平的车企,已经垮的非常明显了,30万以下的,很难有活路。零跑十年后,要么死,要么会到达一个100万-120万年销量的规模。

记者您如何看待李斌曾表示新造车势力资金门槛是200亿的这个说法?

朱江明: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做法,上世纪创业潮的时候其实没有投资人,全靠快速造血创造盈利能力,由小做大;只有到了互联网时代,中国才兴起了投资人的概念,有了一批软银这样的投资机构。在我看来,新造车势力如果快速盈利,其实只要有50亿就会很有生存的希望。

记者车:经常听您在不同的场合提到华为,为什么?

朱江明:华为是一家很了不起的公司,能够在通信领域,包括无限通信,有限通信,网络通信,光通信,从个人消费的终端到整个后台系统,以及芯片和计算都做到最好,这是值得我们去尊敬和学习的。另外,我们大华本身和华为有部分竞争和非常深度的合作。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产品的创新是一种压倒性的优势,与其更好,不如不同。

记者现在很多企业都在讲调性,那零跑的调性是什么?

朱江明:还是参杂一些IT企业的调性。从产品角度来讲,会不断追求创新,始终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零跑S01尽管才10万,但很多功能是奔驰、宝马等高端车型也不具备的。零跑不会去做“杰尼亚”这样的高端品牌,要做就做中国汽车里的‘优衣库’,人人都买得起,却又安全、智能、有颜值。”

责任编辑: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