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车经论道 > 正文

7月22日—23日,由盖世汽车主办、上海国际汽车城特别支持的“2020首届软件定义汽车高峰论坛”正式举办。本次论坛主要探讨软件定义汽车领域最新的创新理念、技术趋势、现实挑战等热点话题,共谋行业未来发展之道。下面是中汽协秘书长助理兼技术部部长王耀在本次论坛上的致辞:

中汽协秘书长助理兼技术部部长 王耀

尊敬的陆常委,各位领导,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能够在这里跟大家做AUTOSEMO正式的发布会。

在2019年初,我们的车企会员提出希望由中汽协来牵头组织我们的基础软件联盟,共同探讨基础软件构架的标准以及业界生态。在19年底我们有前十大整车集团负责ICV另外的CTO峰会,在会上我们抛出了要组建AUTOSEMO的方案。基于前期的工作,我们这次在盖世汽车论坛做发布,当然大家也可以看到,我们现在的这个软件成本其实也是很高的,但是我们作为主机厂来说,和造车新势力比,包括和特斯拉以及ICT企业相比,我们在软件方面的人员匹配度其实也是不够的。

大家都知道,汽车软件成本有的说要占到30%以上,有的说要占到40%以上,我们在车载软件未来的这种汽车创新,90%可能都是要来自于我们的软件创新,从软件定义汽车的角度来说,汽车整个研发生态链从原来的线性变成了环状,我们之前所有的开发,都会在当中有一个设计冻结,后面我们做成什么样的就是什么样的,那么这个产品的研发就结束了,但是从智能网联时代,软件定义汽车时代,我们的车交到用户手上的那天起,其实只是我们软件,我们的产品迭代的开始,我们要从原来的这种线性的研发变成了环状的研发。未来来说,我们希望能够通过AUTOSEMO降低我们的协作成本、提速我们的创新,并且提高我们的软件质量。

我们右下角的这个图其实解释了之前软硬件的一个协作,就是在没有标准界面的时候我们只能做这种嵌入式开发,要不就是刚才许总介绍的,要不就是由主机厂来做整套开发,要不就是Tier1来做整套开发,因为没有软件的标准界面。我们还是要去正视AUTOSAR之前做过的这么多工作,特别是在Class平台他们提出了标准的方法论,给出了明确软硬件的第一界面,方便我们产业链上下游去做合作,所以我们要做的事情也是要打造开放标准化汽车基础软件的架构,在架构的基础上,我们不是要做对抗,要做的是能开放、能自主,我们希望为中国汽车产业提供一套标准化的方法论,以及系统软件和应用程序的接口。

AUTOSEMO的组织架构是我们会设立一个管理委员会,里面包含了9家整车企业以及6家供应商,第一届的轮值主席单位是东软睿驰,我们会下设6个工作组,包括标准、培训、知识产权、推广、测试以及前瞻研究工作组。

我们和其他标准组织的关系,对国内来说,我们会和汽标委、学会,对于国外来说包括ISO、OICA、AUTOSAR我们都会做这种协作的合作,就是来推动我们的标准和大家有一个协同。

我们标准工作组主要是基于AUTOSAR现有的软件架构,主要顺应我们中国汽车行业的发展趋势,现在AUTOSAR已经在做的一些应用程序的接口,我们不会再去重做,我们也不会为了自主可控而去做一些改动,我们还是认为汽车生态是大家的汽车生态,我们之前已经做过的这些定义,定义得也挺好的,我们就应该延用下来,在智能网联和新能源方面AUTOSAR还没有再往前推进的时候,反而是中国市场走得比较靠前,所以我们中国市场可以先从智能网联和新能源应用程序的标准解,我们可以在这个方面先做标准的制定工作。

包括标准化的项目工作组,为了以后我们能和AUTOSAR那边有更好的协作,我们的标准工作组架构其也和AUTOSAR基本上是差不多的。标准工作组会专门成立项目管理团队,由牵头单位来指派技术专家加入,同时担任各个项目的负责人。我们还会有相应的技术标准,包括自动驾驶、线控以及自动驾驶的视觉感知和新能源动力系统。

这里就是我们的标准制定路线图,因为我们认为再标准这件事情从汽车产业来说现在已经发展了一百年,很多标准可以直接采标贯标,但是在你的技术路线一定是在很平缓的时候可以直接上国标,它的周期再慢一点没有关系,但是当你一个产业快速做技术迭代的时候,你想直接上国标的话,而且没有标供你采,这是非常危险的。所以我们认为应该先用更灵活的技术标准来做一些失措,我们的标准制定路线图是先团标再行团再到国家标准。这是我们第一届管理委员会的架构。

我就介绍到这里,我们会员的拓展方式也在这里,欢迎各大企业的加入,谢谢!

声明: 本文由入平台作者撰写,除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汽车经济网立场。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