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导购行情 > 正文

“严凯伦的设计代表了汽车中最具前瞻性、打破规则和情感化的诠释。”这是捷豹全球CEO施韦德(Ralf Speth)给出的评价。

在捷豹的二十年间,他的笔下曾诞生出诸多简约而又不失优雅的汽车设计。同时,正因他的出现,可以说是开创了捷豹品牌的全新篇章,为这一英伦顶级豪华汽车品牌注入了蓬勃的活力。而他就是Ian Callum(严凯伦)。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尽管目前捷豹仍然面临诸多挑战,但这位在捷豹任职20年的老将却即将卸任全球设计总监,将手中的接力棒交给Julian Thomson(朱利安•汤姆森)。当然此后,他仍将担任捷豹设计顾问。

严凯伦捷豹,捷豹人事变动

曾经,在欧洲的设计圈落中,很多人都评价Ian Callum是“一位成功走出大师阴影的设计师”。毕竟在他之前,捷豹拥有的是传奇设计师Geoff Lawson。而他甚至使得捷豹在他英年早逝后,在著名的英国皇家艺术设计学院建立了一份Geoff Lawson Jaguar奖学金,来纪念他曾为捷豹带来的辉煌。

或许是Geoff Lawson为捷豹赋予的灵魂沉淀了太久,初来乍到的Ian Callum要为捷豹注入更鲜活基因,便显得着实困难。另一方面,彼时的Geoff Lawson以宝马3系为假想敌而设计的X-Type折戟,也间接给了Ian Callum颠覆捷豹的信心。

无论如何,二十年来,也正是得益于自身的才华、捷豹近些年在技术领域的进步以及不断看涨的盈利报表,Ian Callum终于能为自己的设计生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然而事实上,Ian Callum与捷豹,早在其儿时,似乎就缔结了一段不解之缘。

严凯伦捷豹,捷豹人事变动

14岁时,当Ian Callum对着玻璃橱窗内的捷豹XJ6惊鸿一瞥时,成为捷豹设计师的梦想就此在其内心萌发。很快,Ian Callum离开了邓弗里斯(Dumfries),只身一人去了格拉斯哥艺术学院学习工业设计。再后来,Ian Callum又去了有着“全世界汽车设计界圣殿”之称的伦敦皇家艺术学院。

毕业后,Ian Callum并未如愿加盟捷豹,反而在福特任职长达11年之久,并陆续在福特位于澳大利亚、日本、德国和意大利都灵的设计室工作。那时,尚处事业爬升阶段的Ian Callum就已参与了福特嘉年华、蒙迪欧、RS200世界拉力赛原型车、Escort RS Cos worth等福特旗下知名车款的设计。

到了1990年,Ian Callum为寻求更大的发展机遇,选择离开福特,并与合作伙伴共同创建TWR设计室。在此期间,他实现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重大转折。他负责为当时萎靡不振的阿斯顿·马丁担任部分新车设计工作,而他最具成就的作品当属举世闻名的DB7。而这款跑车不仅创造了阿斯顿·马丁当时的销售纪录,还就此将阿斯顿·马丁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严凯伦捷豹,捷豹人事变动

直到1999年,或许是命运的轮回终于眷顾到了Ian Callum。当捷豹在缅怀前任捷豹设计总监Geoff Lawson之际,亦为了突破其赋予捷豹固化的设计风格,便将设计总监的位置交到了Ian Callum的手中。时隔31年,Ian Callum终于实现了自己儿时的梦想。带着当年对于捷豹Mark II和XJ6的痴迷,Ian Callum决心将捷豹带向一个新纪元。他计划在五年内对捷豹进行初步改造,再用十年的时间建立起全新的捷豹品牌形象。

自此之后,C-XF概念车、全新XJ、C-X75概念车、全新捷豹F-TYPE、Project 7……一款款重塑捷豹运动基因的车型问世。而无论是市场还是口碑,这些新车的诞生,的确重燃了捷豹的信心。

只是如今随着汽车产业变革的加速,在Ian Callum手下重生的捷豹又将面临新的困难。受全球汽车市场下行的影响,本就属二线豪华品牌的捷豹变得愈发迷茫。当然不可否认,在进入2019年后,捷豹已及时扼住了下滑的趋势,今年1-4月,捷豹品牌累计销量为60758辆,同比略微下滑3.9%。但令人不解的是,捷豹在海外市场均出现不同程度增长之时,唯独中国市场迎来了几乎腰斩式的销量。

严凯伦捷豹,捷豹人事变动

不仅如此,就在Ian Callum宣布离职的前几日,捷豹的旗舰车型XJ也将于今年夏天停产。而这与其在全球市场惨淡的销量定然脱不开关系。其实早在几个月前的纽约车展,Ian Callum也曾有过对XJ的未来有所表示,“XJ将被一款类似尺寸的车型取代,捷豹将生产更多的电动车,而且这个计划不会只是把电池装进一辆旧车里。”如今随着Ian Callum的卸任,这一计划的实施方向更加扑朔迷离。

总之,虽然严凯伦的离开,预示着捷豹一个时代的落幕,但谁又能预料,捷豹新一轮的品牌复苏不会在Julian Thomson的手中重现?

声明: 本文由平台作者撰写或官方稿件,除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汽车经济网立场。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