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导购行情 > 正文

有些人,他的存在和作为,足以成为一个时代的标签。

比如率领戴姆勒从曾经的低谷攀向巅峰的灵魂人物——蔡澈(Dieter Zetsche)。在戴姆勒服役的42年中,“大胡子博士”蔡澈的格局、胆识、魄力和远见,成就了一个脱颖而出、叱咤全球车坛的戴姆勒。如今,这个被众多媒体视为“戴姆勒的蔡澈时代”画上句点。

德国当地时间5月22日,2019年度戴姆勒股东大会上,蔡澈最后一次以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集团全球总裁的身份完成了向股东的汇报。股东大会结束后,蔡澈卸任,康林松(Ola Kallenius)接棒。另据官方消息称,按照相关流程规定,经过两年过渡期后,蔡澈将于2021年任戴姆勒监事会主席。

这艘跨国汽车“巨轮”仍将继续前行。随着蔡澈与康林松的正式交接,戴姆勒也步入加速转身时代。面对颠覆、变革、压力和挑战,“戴姆勒的康林松时代”,又将许下一个怎样的未来?

或许,有些事,只有转身,才看得更清;有些路,只有转身,才走得更宽。

♦打江山、扭乾坤 “老舵手”蔡澈正式交棒

任职期间,蔡澈率领的团队,打下了一片江山。奔驰的全球业务,从其掌舵之初的“一筹莫展”到重夺全球高档车销量冠军,一路过关斩将。从业务拆分剥离克莱斯勒,到推进年轻化转型、持续导入新品、深耕在中国市场的本土化,奔驰逐步恢复元气、屡屡收获战绩。

2016年全年,奔驰品牌全球销量超过208万辆,成为当年全球高档车销量冠军,这次问鼎,奔驰卧薪尝胆努力了12年,同时也比预期目标提前了4年。2017年和2018年,奔驰品牌分别以超过228万辆和230万辆的业绩连续蝉联全球高档车单一品牌销量冠军。

去年巴黎车展期间,传出蔡澈即将卸任的消息,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他曾坦言:“从第一阶段的全力补救,到第二阶段提前实现赶超,再到目前第三阶段的平稳转型、平顺交接,我们在不断地调整适应市场节奏和行业变革。”

事实上,在全球汽车产业的颠覆性变革、汽车市场出现波动等多重因素交织的当下,实现平稳转型、平顺交接这一目标,戴姆勒正在接受考验。2016年,蔡澈在当年的巴黎车展上发布了 “瞰思未来”战略,这个被视为戴姆勒正式进入转型和变革时代的战略,也成为蔡澈为未来戴姆勒实现“从一个成功走向另一个成功”所做的铺垫。

♦降成本、减排放 “新掌门”康林松重任在肩

如愿“走向另一个成功”并非一路坦途。

日前,蔡澈直言:继任者的任务相当艰巨。在全球车市不振、车企利润普遍下滑的当下,“新掌门”康林松所要面对的,是一个更加复杂多变的竞争环境。对于戴姆勒而言,伴随着这场迫在眉睫的加速转身,降低成本和排放的压力必须全力化解。

“目前戴姆勒的电动化转型暂时还不能实现盈利,需要传统业务来支撑。”去年巴黎车展,蔡澈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事实上,从去年开始,曾经的“利润高手”戴姆勒已经不止一次地下调了其盈利预期。从股东大会传出的消息显示,2018年戴姆勒营业额达1674亿欧元(2017年:1642亿欧元)。息税前利润为111亿欧元,较去年(2017年:143亿欧元)有明显下降。净利润下降至76亿欧元(2017年:106亿欧元),而每股盈余则降至6.78欧元(2017年:9.61欧元)。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戴姆勒的净利润同比下滑9%。在以电动化为核心推进的转型中,现阶段甚至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戴姆勒需要在研发成本与利润之间寻求平衡。

尽管全球汽车市场出现动荡,戴姆勒的利润也出现波动,但集团层面对今年全年的业绩表现仍然充满信心。根据戴姆勒的预测,今年包括集团销量、营业额以及息税前利润有望实现小幅上涨。其中,戴姆勒对各业务单元预计实现的销售回报率如下:梅赛德斯-奔驰乘用车为6%~8%;戴姆勒卡车为7%~9%;梅赛德斯-奔驰轻型商务车为0%~2%;戴姆勒客车为5%~7%;戴姆勒金融服务为17%~19%。

另据德国媒体报道称,康林松正在力推一项名为“MOVE”的降成本计划:即未来戴姆勒将削减20%的管理成本,来实现利润率目标。预计这一削减成本计划实施后,将增加数十亿欧元的效率潜力。本月初,康林松曾表示,戴姆勒将在2025年前大幅削减奔驰品牌新车的研发成本,同时将采取加强与竞争对手结盟的方式来提高利润率。未来,戴姆勒还计划凭借电动汽车及动力电池生产规模的扩大降低成本。

此外,康林松接任后的另一项重任是,履行《巴黎协定》承诺,确保碳排放的持续降低。本月中旬,戴姆勒的“2039环保计划”正式出炉,这一计划也被视为“康林松时代”下,戴姆勒为加速转身设立的新目标。按照“2039环保计划”的目标,到2039年戴姆勒乘用车的所有新车型将实现向碳中和汽车产品转型。在商用车业务领域,类似的转型计划也正在制定中。为确保“2039环保计划”最终目标的达成,戴姆勒也制定了阶段行动计划:到2030年,戴姆勒旗下的电动汽车(含纯电动和插电式混合动力)销量将占到集团总销量的一半以上;到2022年,戴姆勒位于欧洲的工厂将实现碳中和。为此,戴姆勒将联合供应商,确保未来的产品在全产业链、全生命周期实现更好的脱碳效果。日前据外媒报道,为了确保减排目标的达成,戴姆勒将把管理层薪酬与碳减排业绩挂钩。

♦业务拆分 轻装上阵 戴姆勒架构重组开启

在戴姆勒2019年股东大会上,通过了此前发布的公司架构重组方案。本次架构调整将涉及全球60多个国家的约800家子公司,这将是近年来德国企业启动的最大规模架构调整。

重组后,现有业务将拆分为三部分:其中,梅赛德斯-奔驰股份公司,将负责梅赛德斯-奔驰乘用车和梅赛德斯-奔驰轻型商务车业务,戴姆勒卡车股份公司负责戴姆勒卡车和戴姆勒客车业务。已成为独立法律实体的戴姆勒金融服务股份公司将从7月24日起更名为戴姆勒出行股份公司。新架构将于今年11月1日正式生效。业务架构调整后,戴姆勒在德国的约13万名员工将转至梅赛德斯-奔驰和戴姆勒卡车两家新公司,目前相关情况已告知员工。

如此大规模的架构调整,是为了激发集团旗下各业务板块的潜力,赋予各公司更大的商业自由,更充分地满足市场和用户的变化与需求。在操作和合作层面,新架构的搭建,有望使各公司对市场和用户的反馈更及时、更精准、效率更高,同时在应对变革和转型的过程中,也更灵活、更具创新优势。这样的架构调整,也是戴姆勒在加速转身过程中,对有效降低成本、提高盈利能力的尝试。

♦戴姆勒的转身时代 中国市场仍是“关键先生”

无论是助力奔驰提前4年、连续3年重归并蝉联全球高档车销量第一,还是“瞰思未来”战略的推进,中国市场无疑都扮演着“关键先生”的角色。

在康林松眼中,未来中国市场仍然是全球最具潜力的。在电动、智能、互联、共享领域,中国从政策到市场都有着强烈的热情和活力,这也正与戴姆勒未来战略和转型方向契合。

今年年底,奔驰旗下EQ品牌首款纯电动SUV——EQC将在华实现国产并上市销售。以EQC为开端,奔驰在中国市场即将展开的电动化深度布局,也被视为助力“瞰思未来”战略全面推进的重要举措。与此同时,与“瞰思未来”战略环环相扣的包括“2039环保计划”在内的一揽子目标的实现,中国市场的鼎力支持不可或缺。

从与北汽集团一道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共同投资,到与吉利成立出行合资公司,再到与比亚迪合作开发推出全新腾势纯电动及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种种迹象都预示着,加速转身的戴姆勒,正在康林松的率领下乘风前行。面对艰巨的挑战和压力、日趋白热化的竞争,蔓延至全球汽车产业链的颠覆与重构已不可抗拒,戴姆勒这艘全球汽车制造业的“巨轮”在加速转身过程中如何兼顾稳健与灵动、传承与创新?在加速转身中,戴姆勒将呈现一个怎样的未来?值得期待。

声明: 本文由入平台作者撰写,除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汽车经济网立场。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