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试驾品车 > 正文

今年3月,也许是祁玉民出镜最多的一个月。先是延安“中华万里行”启动仪式,而后是走进央视“对话——对外开放的表情”节目,再是出席华晨绵阳王子发动机量产仪式等。种种迹象表明,祁玉民还能连任下去,他本人也表示出把自主汽车搞上去的信心满满。行业上下也都看好这位业界的“斗士”最后的一搏,期许华晨宝马股比调整之后有一个新的开端。

汽车中的唐吉诃德:为何不给祁玉民多一点时间?

年初,一部“啥时佩奇”的短片走红网络,片中的中华车跟着火了一把。这对祁玉民来说是莫大的激励。说明,中华品牌还有认知,拥有不小的心理市场。他说,“《啥是佩奇》不重要,重要的是心之所向,梦在路上……”

如今手里握有技术和产品的硬核,接下来就是解决营销和渠道问题。如果这些问题解决,对于这位敢做敢为的汽车勇士来说,等于兑现了“高起点自主品牌”的承诺将会开花结果。然而,就在中华车“进县入乡”渐入佳境,“中国最好发动机”宣布量产之时,一纸文件,按国家规定,祁玉民被宣告年龄到点按时退休。消息传出,舆论哗然,对于这位“汽车英雄”也就有了褒贬不一的各种评论。华晨再次陷入舆论漩涡。

汽车中的唐吉诃德:为何不给祁玉民多一点时间?

这就是国企的脆弱。其实,这种事并不奇怪,近二十余年,这样的“地震”不止一次,只是关注的时间有长短罢了。但祁玉民的退休多少有点悲壮和突然,属于壮志未酬的那种。应该讲,他是最早意识到“自主品牌是一把手工程”的集团高管,他上任最初,就以亲抓自主品牌而名声鹊起,一举扭转了华晨长期亏损的局面,从而让迷乱中的华晨重又走上了正轨。被视为业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汽车明星”。由他定调的“一路有我,华晨汽车”,赋予了新华晨的“灵魂”,备受行业赞赏。而他提出的“高起点自主品牌”则颇具前瞻眼光,即便是今天也没有过时。然而,自从骏捷一炮走红之后新车没能跟上,错失了最好的黄金发展期。而后来者们还在懵懂和贪睡之中。

 

汽车中的唐吉诃德:为何不给祁玉民多一点时间?

这也是一直被外界诟病的原因之一。但祁玉民自有苦衷,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以现在的眼光看,华晨是自主品牌起大早赶晚集的典型。回到历史现场,对于这位当时被称之为“汽车空降兵”的“救火者”祁玉民来说,要从外行转迅速为内行,过多的要求显然是一种奢望。俗话说,救命比治病更急。对命悬一线的华晨来说,止血、扭亏、吃饭等开门七件事才是首要问题,填不饱肚子就要出乱子。其次才是百废待兴,千头万绪从头捋。

对祁玉民来说,刚转入一个陌生的行业,由官员到企业,还得从汽车A、B、C、D学起,开始适应角色的转化。也就是说,要从“得发动机者得天下”到“得平台者得天下”的认知中转为专家才行,并从完全自主到寻求外援,再从合资合作到唇齿相依,以及利用股比寻求最大利益平衡等艰难困境中找出路。从往事的回闪和复盘中,我们看到的华晨除了艰难就是困局。祁玉民就是在这种跌跌撞撞的孤独中走到了今天。不过,就在他刚找到感觉,产品有了起色,谋篇布局告一段落,快要临门一脚时,上级通知他退休了,就像一首交响曲到了高潮嘎然而止,岂能不让人怅然若失?

汽车中的唐吉诃德:为何不给祁玉民多一点时间?

这种事在我看来并不奇怪。我曾遇到过几起这样的“变故”,尤其是对那些有抱负有远见有魄力有能力的高管,正在他们施展雄心壮志时,因年龄到点让贤,或解甲归田,苍然离去。 内行人说,为何不再给他们一点时间,毕竟这是难得的“财富”,尤其是时间成本积累起来的经验和影响力都是不可忽视的资源。更何况新人交接也需要扶一把,送一程才是。没有过渡,哪有平稳。而外界最担心的则是企业发展的延续性,不要因人事变动断崖式的折腾,另起炉灶,大伤元气,否则又要贻误战机。

汽车中的唐吉诃德:为何不给祁玉民多一点时间?

为什么说要给祁玉民多一点时间?因为自中华V系列推出后,无论是行业还是市场都看到了一种“自主品牌新模式”马上要见成果了。即在宝马全力支持下的中华车,尤其是搭载宝马发动机的中华V系列陆续问世,加上亲民价格助力早就受到懂行的青睐,被市场看好。在V7上市发布会上,祁玉民说,现在产品性能上去了,就看渠道如何卖了。市场人士认为,现在中华车销量上不去的问题出在渠道跟不上,说白了是经销商不给力。显然原因还有很多,积重难返,需要动大手术才能解决。祁玉民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过去抓品质和制造,终于达到了宝马品质,德国制造的水平,工厂也步入了数字化、智能化,先进制造行列。而今,华晨以斗志昂扬的姿态开始进入营销的变革,其中“中华万里行”就是一种行动的开始。此外,新投产的王子发动机将搭载在V9上,这是继V7之后又一副好牌,值得期待的“明星车”。

汽车中的唐吉诃德:为何不给祁玉民多一点时间?

这一系列的动作表明,祁玉民是“斗士”、“勇士”、“英雄”。说明他是敢于做事,也是敢于但当并敢直言和承诺的人。这在汽车行业当属异类。有人说他是“搅局者”、“挑战者”、还是“颠覆者”。其实这都是虚设的假象,就像外界对某民企老板称“汽车疯子”一样,只是一种形容而已。事实上,在祁玉民的主政下,不仅拯救了华晨,而且将一个濒临倒闭的企业起死回生,跃升为辽宁省不可或缺的利税大户,持续多年至今,功劳不可谓不大。此外,他在与旧体制和旧观念的宣战中就像一个“斗士”;在制造和研发上大胆尝试上又像是一名“勇士”,在与洋人的博弈中斗智斗勇更像是一位“英雄”。

汽车中的唐吉诃德:为何不给祁玉民多一点时间?

这些印象可以从他在华晨13年轨迹中找到,尤其是近年来他在为自主品“高起点”,殚精竭虑,可圈可点,在与虎谋皮中找到了解决方案,实属不易。这种用国际化思维,全球化眼光致力于自主品牌的发展可以用时间来检验。但凡看过华晨中华车的智能制造体系和全覆盖的战略行动,都会相信祁玉民的心血没有白花。深入观察,说祁玉民其实就是汽车中的唐吉诃德也许更为贴切。

当别人在谈“市场换技术”中遭到质疑时,祁玉民敢说,华晨才是真正做到了“市场换技术”的唯一。应该讲,这是很有面子的事。他在与宝马的合作中达成了“共进共荣”的共识,把自主品牌捆绑在了合资战略框架协议的战车上(今后宝马将在研发、制造、质量和销售等领域,全面支持华晨发展自主品牌),其中宝马授权华晨生产三款宝马发动机就足以证明了这一点。

汽车中的唐吉诃德:为何不给祁玉民多一点时间?

由此,未来的华晨的自主品牌有了技术和品质的保证。当然,现在祁玉民还背负着“自主不作为”的诟病,但有多少人知道他背后所做的努力和付出的艰辛?为何再不给他一点时间?

让祁玉民备受委屈的股权出让所承受的压力及背负的骂名结束他的职业生涯,也是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常识告诉我们,股权出让作为一个国企老总很难有权决定,通过央视“对话”实录,真相也就大白。大众集团董事长罗伯特·迪斯在狼堡年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正在考虑与中方合资股比调整”一事被当作“祸从口出 ”,遭到合作方的严正声明,身陷被动。 在此背景下,通用公司董事长玛丽·博拉飞抵上海站队,表示加强合作,不提股比。这意味着什么?

在接受央视“对话”栏目的访谈中,祁玉民坦率承认,外方提升其在合资公司股比这件事上,华晨宝马无疑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尽管短期内在舆论上确实给华晨带来一些不理解和质疑声。但在祁玉民看来,这同时也是倒逼企业及早行动,做强自主的大好机会。“最重要的,股比放开之后倒逼自主发展,有压力,更有动力。”

行文至此,祁玉民已卸任,也许正走在回老家的路上,如同一位壮士的背影将永久地留在华晨人的记忆里,一个曾经影响过他们命运的那个人。不论怎样,他是深爱这家企业,这也是他的命运所系:“大家可以忘记我,我把你们记心间。”此时,他挥挥手,最想说的是——

功名原是无心得,

荣宠由来不想争。

骂名亦是影相随,

哈哈一笑付东流。

壮士豪迈,走得决绝;寥寥数语,饱含深情。难道就此远去?也许,这是汽车行业最值得记住的一幕,留下的不仅仅是故事,还有一连串的思考。

声明: 本文由入平台作者撰写,除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汽车经济网立场。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